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西瓜567小说网 > 历史 > 大明铁骨 > 第378章 战地记者(求支持,求月票)

对清虏的最后一战!

兴乾二十一年岁末,整个大明上下所有人从战争刚一爆发的时候,无一例外的都浮现出了这样的想法。而现在,这一想法并没有动摇,而且越发的坚实了。

不仅仅是普通的百姓隐约感觉到战争即将结束。即便是对于大明朝廷的官员们而言,他们同样也觉得的战争很快就会结束。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现在距离最终的胜利已经为期不远了。

半年来,发生在西域的这场战争偶尔会传出一些让人忧虑的消息,但是整体上来说,战争的整体的进展仍然是极为顺利的。在李定国的指挥下,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向清军发起了最后的进攻,一路上明军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过草原、越沙漠,直抵满清腹地,数十万清军根本无法挡其锋芒。

短短数月之间,明军就进军千里,一座座城市、要塞先后被明军攻克,对于国内而言。这一系列的胜利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热情,尤其是对甲申年的追思,更是唤醒了人们的记忆。

“我们将一路进攻,不灭建奴势不还师!”

曾经被遗忘的记忆,再一次犹如噩梦一般在世人的脑海中显现了出来,他们中的许多人这才会自己的短视而懊恼。

对于大明的百姓来说,或许他们曾觉得的进攻西域劳民伤财,但是现在,当痛苦的记忆被唤醒之后,几乎每一个人都高呼着一句话——灭奴!

灭奴!

不灭建奴,誓不还师!

非但普通的百姓如此,甚至就连同那些军人的亲友、家眷也纷纷寄信给儿子、丈夫、兄弟以及朋友,告诉他们,让他们为逝去的亲友复仇!

战争!

以另一种状态,在大明的后方打响了。

当痛苦的记忆被唤醒之后,在仇恨的驱使下,人们对于战争的热情也被点燃了,每一个人的热情都被点燃了。

不因为其它,只是因为他们逝去的亲人!

已经被遗忘的记忆,成为了人们渴望胜利的根源。他们不再像最初那样反对战争,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战争之中,尽管他们并不能为这场战争做出太多的贡献。在更多的时候,人们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保持着对战争的关注,而他们的关注同样也在影响着舆论的导向。

现在,大明上下对于战争的关注也远远超过了过去,每一个人都在关注着战争,关注着战争的进程,同样的报纸上,只要刊登与战争有关的新闻,总是能卖的很快。

如此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更是让很多人觉得难以理解,但同样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人们痛苦的回忆被唤醒了,所以人们才会如此的关注着战争,因为这场战争与他们每一个都是息息相关的。

面对百姓突然对战争产生的兴趣,一些报社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他们向前线派出了记者,通过记者在前线进行采访,获得第一手的资料,然后通过快信或者电报传回内地。大量的来自前线的新闻,使得人们看到了军人在前线的付出,在他们为军人们的牺牲而感动的同时,每一次胜利,哪怕是一次微小的胜利。也会让后方的人们欢欣鼓舞。

向前线派出记者!

面对那些因为刊登战地新闻而销量大增的报纸,许多报社都行动了起来。纷纷向前线派出了战地记者。

“开儿,你确定要去吗?”

看着自己的儿子,李渔笑着问道。

李家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办报,至于他也不再写香艳,由他人出版。,而是将香艳于报上连载,如此十几年后,现在“金陵日报”已经成为南京的十大报纸之二一。不过,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把报社交给了长子李将舒,尽管他当时只有二十一岁,但报社在他的操持下,非但不见衰势,甚至发行量又上了几个台阶。如此,已经年过七十的李渔也就能安心养老了。不过,今天他平静的日子,又一次被打破了。

“父亲,请原谅孩儿不孝,圣人言“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此番孩儿**西域,既是因为现在举国上下皆关心前方战事,孩儿到那可就近采访前方将士,以便发回第一手报道,让《金陵日报》得已名扬天下,至于另外,孩儿亦有自己的私心。”

看着父亲,李将开犹豫片刻,然后说道。

“孩儿兄弟五人,排行第二,数年前就已经自立门户,但却仍然于托庇于报社,托庇于父兄,如此自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孩儿亦希望能在西域寻得些许门路,将来在那里定居,为我李家开支散叶……”

作为次子的李将开有着自己的想法,对于他而言,他从不曾把自己的将来局限于这家报社,始终局限于家族的庇护之下。对于未来他有自己的想法。

儿子的话,让李渔沉默了下来,对于五十才得子的他来说,从长子将舒之后,次年,纪氏又生一子取名将开;五十二岁时,纪氏再生一子取名将荣,过了一个月,侧室汪氏也得一子取名将华;后来又得将芬、将芳、将蟠三子,共七子,将荣、将芬早殇,实存五子。晚年得子,为他寥落的生活带来无穷的乐趣。

可也正因如此,对每一个儿子,李渔都极为心疼,早年间为了能够让他们能够自立,他甚至不惜重金在南京为他们置办下门铺、房屋,并且把儿子们都送到报社中。

长子继承只说次子要离家,可没说过,自家的产业不能雇佣次子吧。为的只是把儿子留在身边。可现在老二的决定,还是让他一阵不舍。但即便是再多的不舍,他也知道,这一天总归是要来的。

只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在他看来,至少还应该再等上几年。

“哎,其实,都怪为父私心太重,要不是只想着天伦之乐,将开你又何必如远去西域?要是为父同意你去参加文官考试,哎……”

李渔长叹道,在将开书院毕业后,他没有同意儿子去考文官,因为那一批文官,都是要派往殖民地的,他不愿意儿子远去殖民地,那怕是只要去几年。他担心儿子去了那里,就一去不返。

但是现在,儿子将要去的地方又近上多少呢?其实,许多人想要谋生,总要去远的地方。毕竟在那里机会更多。

“父亲,其实,孩儿也不曾想过做官,当年之所以想考文官,还是因为同学们大抵都是如此。”

真的如此吗?

当然不是,作为次子的他,知道自己有一天必定会离开李家,自立门户,所以他才会和同学们一起想考文官。在过去的几年中,离开李家的念头并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来越浓了,寄人篱下并不是长久之计。

有一天,如果与兄长发生冲突,到那时再离开,难道只是靠着父亲送的商铺收租过日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是时候离开了!

过去他一直没有下定决心,但是现在,一会就在眼前,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了。

“这次孩儿想去西域,其实……”

沉默片刻,李将开说道。

“孩儿是想到西域去看看,我想看看那里的沙漠,看看那里的雪山,看看那里的草原,大明在那里拓土岂止千万,孩儿想到那里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模样……”

对于异域,人们总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想象,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类似于徐霞客那样的大明人在不断的探索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他们被皇帝称为“探险家”,被称为“探索者”,正是那些探险家们的游记,让人们看到了这个世界,了解到这个世界。

同样也让普通人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各种想象。充满着向往,甚至现在有的人并不是因为海外的机遇前往海外,而是因为海外与大明迥然不同的世界,那个陌生的世界吸引着他们,让所有的年青人,对于外部的世界充满着好奇,他们渴望着看到新世界。

或许,西域并不是新世界,但是雪山、沙漠,甚至还有传说中的火焰山,无不在吸引着他们,而作为年青人的李将开,同样也对那里充满了好奇。他渴望着在那里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同样也渴望着了解那个陌生的地区。

当然作为记者的他,很清楚在那里,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充满着太多的机会。作为第一批开拓者的他们,必然将获得难以想象的回报。

看着父亲,李将开笑着说道。

“父亲,现在与过去不同,做火车最多二十天,就可以赶过来,正可谓近在咫尺,要是父亲想念孩儿,只管发电报,孩儿一定会赶回来的。”

交通和通信的便捷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对此,这些年李渔可谓是深有感触,不过即便是如此,现在,儿子即将远去,而且将会在万里之外定居的现实,仍然让他有些不舍。

但良久之后,他还是长叹了口气,儿大不由娘。更何况,他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去阻拦儿子。他同样也知道,对于儿子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看着眼前态度坚决的儿子。李渔说道。

“唉,下午去给你爷爷上个坟吧……”

父亲的长叹,让李将开点点头,然后说道。

“父亲,以后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有时候,离开,总是很简单的事情,对于李将开来说,他的离开,不过只是一张车票,一个行李箱,毕竟,现在他是作为派往前线的记者离开南京,而不是前往西域的定居者。哪怕是他现在已经为所有的一切做好了准备。甚至他已经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会写信让她们过来团聚。

火车一路西行,喷吐着浓浓烟雾的蒸汽机车沿着中原大地朝西行驶着,陇海铁路是大明建设最早的一条铁路,它最早只是一条马拉铁路,正是这条铁路改变了大明,从马拉到蒸汽机车,从铸铁轨到熟铁轨,再到现在的钢轨,这条铁路见证了大明铁路技术的变革。

坐在火车上,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全新的速度,总是会让人感觉很是神奇,其实大明的铁路速度并不快,即便是像这样的干线铁路,时速也就是60里左右的速度,可即便是如此,也比马车快了很多,在火车上日行千里不再是人们的幻想,而是早已成真的事实。

车厢里不时的摇来晃去,偶尔的煤烟味会传进车厢里,烟雾会呛得一些人发出咳嗽声。不过即便是环境看似有些恶劣,如果是三等车厢的话,车厢里还会挤上上百个乘客,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环境。不过即便是如此,火车仍然是人们出行的首选。

毕竟,火车的速度可以弥补所有的一切不足。

当然,如果乘客愿意花钱的话,他们可以到环境相对较好的二等车厢,甚至一等车厢,当然,环境最好的恐怕还是一等卧铺,尽管速度是相同的,但是一等卧铺里的环境非常不错,卧铺房门关上的时候,与家里的区别并不大,有床、有桌,可以躺着睡觉,也可以坐在那里聊天。

而且卧铺车厢餐车上的服务也绝不同于普通车厢。相比于普通的餐车,在卧铺餐车里,可以享受到极为精致的餐点,当然,只是价格上稍微贵了些。

“哼哼,你看,这样的一份晚餐,这么一点鸡肉、一点素菜,再加上一小碗米,居然敢收一钱银子,铁路公司就不怕把人逼的不吃餐车里的饭吗?”

一边吃着盘中的食物,王云一边抱怨着。

“可你要是不吃的话,在火车上又能吃什么?”

李将开笑着说道。他们两个人住在同一个车厢中。尽管职业不同,但经过这一路上的接触,早就成为了朋友。

“像三等车厢里的乘客一样?吃炒面?对,车上的热水是免费的。可是你看……”

李将开将视线投向车厢里的其它乘客,然后说道。

“能睡得起卧铺的乘客,肯定不会在乎这一钱银子的。”

谁又会在乎这么一点银子呢?既然连这么贵的火车票都能够负担得起。自然也就不会去在乎了。

“一两银子在外面,可是能请几个人小搓一顿了!这么一点东西,居然这么贵。”

“这是在火车上,地方不同,自然价格也就有所不同!”

作为记者,李将开很清楚火车上的不同。

“陇海铁路是铁路公司的专营路线,他们定的这个价格,你可以不接受,可以不吃,但只要你想吃,就必须要接受!”

“你的意思我明白,因为没有竞争是吧,火车上的餐车是铁路公司经营的,除此一家,别无分号,就是这样。独家的买卖谁做起来都会做成这么样。其实,我觉得也许,可以把这两节餐车分别租给别人,就像是商铺一样,这样价格就会降低很多,毕竟,有了竞争,不再是独家的买卖。价格就会降低。”

“这也很简单,铁路公司只需要把租金提高就行,如此一来,那怕就是别人租了下来,为了利润,也会提高价格,反正对于铁路公司来说,无论如何这都是独家买卖,他们所需要的仅仅只是利润。至于其他,根本就不需要考虑,毕竟别人是不可能在这上面卖东西的……”

李将开笑着说道。

“就像火车站里的商铺一样,东西肯定都比站外的贵,你要习惯这一切……”

好吧!

王云无奈的笑了笑,这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然后说道。

“你是记者,不应该仗义执言吗?”

见他无法接受自己的这种观点,李将开并没有去为自己辩解什么,而是用餐巾擦了一下嘴唇,然后对伙计说道。

“伙计,有什么报纸。”

“《明报》、《公议报》、《河南日报》、《黄河晚报》、《开封晨报》……”

带着报纸袋过来的伙计,连忙介绍道。并且掏出了很多报纸,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热情。

“那给我来一份《公议报》吧!”

“给您……谢谢,一钱。”

“一钱?!这未免也太贵了吧,《公议报》不是每份十文吗?怎么到了车上这么贵?这是什么时候的报纸?昨天的报纸你也拿出来卖?”

李将开夸张的说道,同时把报纸递给王云。

“你看看,报纸都是昨天的!”

可不是。

王云搭眼一看,报纸可不就是昨天的。

“这,这那有卖过期报纸的道理,这报纸过期,等于废纸不是。”

“呵呵,先生,您说笑了报纸过了期,那也是报纸不是?”

“算了算了,给我一份……”

摆摆手,李将开颇为无奈的付了钱,王云诧异的看着他,问道。

“既然报纸过期,等于废纸一张,为什么你还要买?”

坐在位置上的李将开坐直了身子,展开报纸说道。

“因为在火车上,你并没有其它的选择啊!”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